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新聞聚焦】韓美評估韓軍作戰能力 戰權移交或提速

滾動 2019年 06月 04日 17:01

韓聯社首爾6月4日電 南韓國防部長官鄭景鬥和美國國防部代理部長沙納漢3日在首爾舉行會談時,就8月進行代號為“19-2同盟”的聯合演習進行了磋商。這項指揮所演習將對韓軍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所需的初始作戰能力進行評估,作戰權移交進程能否由此提速受到關注。

戰時作戰指揮權是指在韓半島“有事時”指揮韓軍和美軍增援兵力的權利。南韓戰爭爆發後,南韓時任總統李承晚將該指揮權交給聯合國軍總司令麥阿瑟,現在則由兼任駐韓美軍司令的韓美聯軍司令行使。一直以來,南韓國內不斷主張應儘快收回戰時指揮權,以維護國家的軍事主權。在2014年10月舉行的第46次韓美安保會議上,韓美列出移交戰時指揮權的三個條件,具體包括韓軍掌握可主導韓美協防狀態的核心軍事能力、韓軍具備及早應對朝鮮核導威脅的能力、半島及地區安全環境適合移交戰權。其中,韓軍具備核心軍事能力是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所需的首要條件。

韓美聯軍8月的聯合演習將按照未來聯軍指揮編制實施,由韓軍大將擔任司令,美軍大將擔任副司令。這是因為美國向南韓移交作戰指揮權後,聯軍中的韓方最高指揮官將由副轉正,美方指揮官則由正轉副,戰時由韓軍將領擔任未來聯軍司令對聯軍行使指揮權。據悉,韓美聯軍組建了50多人的聯合驗證團以客觀高效地評估韓軍在戰時行使作戰指揮權的能力。韓美防長在會談上還決定單設大將級別的韓籍司令專門行使戰時指揮權,而非由聯參議長兼任。

另一方面,韓美還決定將韓美聯軍司令部總部遷至駐韓美軍平澤基地“漢弗萊營”。對此,有觀點質疑這意味著“對朝防衛鐵線”消失,以及有事時駐韓美軍可輕易撤離。南韓國防部發言人崔賢洙4日表示,不論美軍部隊駐紮在哪,美方對保障半島安全的軍事承諾都不會變。她強調,在現代戰爭和未來戰爭中,地理上的距離不再重要,韓軍不管面臨何種情況都會盡全力守護國民的生命和安全,當前韓美聯合防衛態勢比任何時候都要牢固。(完)

資料圖片:南韓國防部長官鄭景鬥(右)和美國國防部代理部長沙納漢(韓聯社)

tanaka123@yna.co.kr

【版權歸韓聯社所有,未經授權嚴禁轉載複製】

關鍵詞
主要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