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Go to Navigation

拜登重用南韓通 對朝政策何去何從

滾動 2021年 01月 27日 14:30

韓聯社華盛頓1月26日電 美國新政府負責對韓外交安全事務的決策陣容初顯輪廓。美國新一屆政府外交安全團隊的一大特色是雲集親自處理過韓半島事務的專家。據悉,總統拜登本人也延續前屆政府將朝核問題作為優先外交課題,因此重新制定的對朝戰略何時步入正軌備受關注。

新政府上臺後,主管對韓關係和對朝事務的外交國安大員開始履職,關鍵職位也陸續充員。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的人選尤其引人矚目。傑克·沙利文出任領導NSC的國家安全顧問。新設的印太協調員一職由庫爾特·坎貝爾擔任,埃德加德·凱根成為新政府首任東亞暨大洋洲事務資深主任。

NSC是統籌對華、對俄、對歐等全球外交安全政策的總統幕僚機構,但上述要職都由熟悉半島問題的“南韓通”擔任。沙利文曾擔任國務卿幕僚長和副總統國安顧問,有處理對朝事務的經驗。坎貝爾曾任分管韓半島等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凱根供職于駐華大使館時參加朝核問題六方會談,在奧巴馬政府的國務院專門負責對韓事務。

國務院更是群集韓半島專家。當地時間26日提名獲批的國務卿布林肯是奧巴馬政府後期的常務副國務卿,深度介入制定對朝“戰略忍耐”政策。被提名為常務副國務卿的溫迪·謝爾曼曾在克林頓政府擔任國務院對朝政策協調官,陪同國務卿訪朝會見朝鮮時任國防委員長金正日。

前駐韓大使星·金(前譯金成、金星)代行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職務也值得關注。他是歷任副助理國務卿、對朝政策特別代表、六方會談美方團長的朝核專家,2018年曾參與籌備第一次朝美首腦會談。他能否摘掉“代理”的帽子正式成為助卿,還有待觀察。布魯金斯學會專門研究南韓的客座學者正·樸獲任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副助理國務卿,她作為總統職務交接委委員幫助拜登接管政權。

五角大樓方面,勞埃德·奧斯汀的防長提名已經獲准,並開始履職。奧巴馬政府時期參與實施“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政策的凱瑟琳·希克斯被提名為副防長,也引人關注。

拜登政府已經預告將以不同於特朗普的思路處理韓半島問題。白宮發言人珍·普薩基22日表示,仍然十分關心遏制朝鮮。但從布林肯所謂“重新審視全盤思路”、普薩基所謂“將從徹底審視政策入手”的措辭來看,新官上任未幾,形成具體政策尚需時日。

南韓希望繼承併發展朝美新加坡協議等特朗普政府的成果,但拜登政府似乎仍持“還需研究”的原則性立場。不過,整個外交安全團隊無疑持有一個共識,那就是揚棄“自上而下”靠首腦拍板的特朗普式談判,更重視從工作層級“自下而上”的談判方式。新班底普遍認為,特朗普熱衷一對一談判,冷落了第三方,因此拜登的外交安全班底標榜多邊主義,不僅徵求韓日等盟友的意見,還會顧及中俄等周邊國家的感受。

有人認為拜登政府定調對朝政策需要幾個月時間,但也有人預測拜登政府將迅速梳理立場,爭取有所作為。坎貝爾就在獲得提名前的上月初在智庫的演講中指出,美國政府應儘早確定對朝政策,釋放明確信號。他可能認為一旦朝鮮在美國新政府打磨好政策前搶先挑釁導致朝美關係惡化,局面就難以收拾,因此應儘快實行對朝接觸戰略。

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已經在年初舉行的勞動黨八大上提出“以牙還牙、以李報桃”的原則,要求美國取消敵對政策。金正恩還提到改進洲際導彈、研製核潛艇等直接威脅美國的武器項目。這一表態體現了視拜登政府的態度採取相應行動的意圖,但不少輿論擔心朝方不會一直等下去。

定於3月初的韓美聯合軍演被視為一大變數。朝方對韓美聯演表現出極端反感,反覆要求停止軍演,南韓政府也表示,需要時可以商量。拜登方面一直質疑特朗普政府時期暫停和縮小軍演的效果,新政府初期對朝政策將得出何種結論引起各方關注。(完)

資料圖片:2013年12月7日,在板門店,拜登和孫女芬尼根手持雙筒望遠鏡遙望朝鮮。 韓聯社
布林肯(左)和沙利文 韓聯社TV供圖(圖片嚴禁轉載複製)
拜登的對朝政策呼之欲出。 韓聯社
閱兵式上的金正恩 韓聯社/朝中社(圖片僅限南韓國內使用,嚴禁轉載複製)

knews@yna.co.kr

【版權歸韓聯社所有,未經授權嚴禁轉載複製】

關鍵詞
主要 回到頂部